登录客服 |

扫描或点击关注
中金在线客服

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

下次自动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其它账号登录:新浪QQ微信

手机网
首页>>行业>>行业综合>>  正文
精华推荐 财经号
博客 热门话题 圈子

老江:大盘有望在明天收阳独股:2530点下方抢反弹

窝窝:大鱼将若隐若现股帅:大盘分析及精选潜力股

明日预测:喜迎“市场底”的到来 周4走势和策略

兔子:破趋势线的第二天股海:低吸的机会要开始出现

达成:将要出现小时级别的反攻股痴:绝地?必有反击!

红狼:盘后的总结祁大鹏:周五是拉出大阳线最佳时机

实战:大盘何时企稳反弹飞扬:短期市场不具备操作价值

  • 重磅!银监会保监会合并!万亿美元大风口或形成!
  • 百万投资者彻夜无眠!银行卡62、60开头的注意!
  • 赚大钱的思路在这!他曾是大哥一夜身价千亿却...
  • 这些城今年房价会涨!借款5千结果被骗了一套房!
  • 特朗普正式签字,一场大规模贸易战开始核心揭秘
  • 未来5年,是下注中国最好机会大数据下的中国女人
  • 徐小明 天赢居 波段之子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
  • 刘正涛 秦国安 龍哥论市 狙击牛熊 实战教父
  •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
  •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
  •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
  • MORE财经图集

    人大代表周厚健:如果中国制造定位低端就没有希望

    广告:中金在线 2018-03-14 11:35:10 来源:搜狐网 作者:佚名
    我要分享
    关注中金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中金在线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

      
        2018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随后,如何振兴实体经济、做强中国制造、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等话题再次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热议的焦点。

      近日,记者就此话题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剑

      广告

      “混改是为了适应市锄制”

      记者:当下,中国企业正在经历一场供给侧改革,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时代命题。您认为,海信在新旧动能的转换和联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方向是什么?

      周厚健:供给侧改革很重要的一点是你的产品要准确对应需求,怎么能很好地对应需求呢?实际主要是两个,一个要了解需求,另一个要有能力去满足需求。新旧动能转换和“腾笼换鸟”实际讲的是一件事,实际就是把旧的驱动力去掉,换成新的驱动力,是给企业一个很明确的变革方向。

      海信在这个过程中主要做了三件事,第一持续不断一以贯之地追求技术提升,第二始终把人才放在最前面,第三个比较重视机制,比较重视企业的治理结构。这三件事讲透了实际上也就是一件事,是通过机制把人的潜能发挥出来,提高企业的水平,提高企业的能力。企业不管是在国内的竞争,还是海外的竞争,实际上本身是能力的竞争。

      实际上,海信的发展除了自己正在走的这些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大环境。中国这个改革开放的大环境,应该讲给中国想做好的企业创造了非常好的条件。我当人大代表当了五届,在第一届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3.5%,到第五届中国的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15%,而且仅仅是第四届这个五年,中国的经济总量从11.4%提高到15%,提高了3.6个百分点,3.6个百分点是多少呢?3.6个百分点大概就是一个英国的经济总量。

      我认为,中国有这么好的环境,中国的企业应该成长,只要路走对了。所以我说,还有一个大背景是海信的发展是合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来发展的,这个大的背景不能忽视掉。中国往后还会有快速的发展,我希望海信还能跟上这个步伐。

      记者:新时代下,国企正在展开新一轮改革,其中混改是重中之重。海信的混改很多年前就开始以各种形式在进行。在混改中,海信突破了哪些难关,您在这方面有何心得体会?

      周厚健:混改是为了什么?混改实际是为了去适应市锄制,实际上,对人的激励机制是很重要的一个推动企业发展的措施。再一个,混改会让企业从产权结构上更容易遵循市锄制,更容易让市场来配置资源,我认为混改的目的是这个。

      在这个过程中,海信对这种认识比较早。应该讲,纯国企的机制总体看效率是低的,那么这些外面的资本介入以后,对企业属性的体现会更彻底,更清楚。在这个过程中,海信认识到了这一条,尤其我们认为对员工的长期激励可能要比短期激励更重要。短期激励是什么?短期激励是工资提得高高的,奖金提得高高的,但是他对今天有激励,对明年、后年,对五年、十年以后没有激励,所以说我们看到这一点以后,从一开始我们就放弃了终身制的股权,因为股权往往绝大多数的股权激励,或者我们听到的、见到的、耳闻目睹的基本都是股权分给你了,那么你就永远持有股权。我们的想法是什么呢?我们希望股权能够激励在岗的骨干员工,所以说你不在岗就不要拿股权,如果说我们不做这个规定的话,可能说有三茬人退休就把股权都带走了,于是我们就放弃了终身制股权,就做了这样的规定:在岗持股,离岗退股。

      这在海信是很明确的,只激励在岗的人,不管你是什么原因调离了这个骨干的岗位,调离了重要的管理、重要的业务岗位,那么你的股权就应该卖掉。这样做以后,在海信各个层面都有员工持股,在海信持股的人应该有一千多人。

      海外并购打造中国名牌

      记者:近年来,海信开展一系列海外并购。先是并购了夏普在北美的工厂,后来了又收购了日本东芝电视。海信进行海外并购、国际化目标的是什么?

      周厚健:海信收购了东芝,海信收购东芝是因为海信的业务需要东芝这块业务,我们认为它对海信的后续发展是有用的,于是我们就给收购进来了。

      有的企业走出去是为了规模,我认为做企业根本就是为了盈利。但盈利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当期的盈利,一个是长期的盈利、持续的盈利。实际企业的属性是后面这个,既要考虑当期,还要考虑持续盈利,这个时候如果仅仅为了出去获得当前的一些经营规模,我认为这个不是企业走出去的目的,或者不应该这样做。当期要盈利,未来要持续盈利,这就需要企业的能力,所以说出去的过程中应当是一面找准定位,一面想办法在这个过程中锤炼、提高自己的能力。海信不管是选择的走出去的区域,还是选择走出去的方式,还是选择走出去的产品,我们都把“能力”这两个字看得很重。

      比如说海信走出去最重要的区域我们认为是美国,所以海信去年在美国的销售额,刚才说的是44.7亿美金中有16亿美金在美国发生的,这个销售数据的构成很重要,我们在美国规模比较大,在欧洲比较大,日本尽管不太大但是增长很快。

      为什么我们把这几个地方看得很重?因为我们认为它有利于促进能力的提高,在中国如果想成为中国名牌的话,你在农村卖得再多都不是名牌,你要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卖得多。那么,你在世界上想成为名牌的话,你在有些地区卖得再多也不是名牌,要在美国、西欧、日本这些地方卖起来才是名牌。所以说,海信选择的一些重点区域是这些地方。

      记者:未来海信会不会重点在市场推广东芝品牌电视,而淡化夏普品牌的业务?

      周厚健:是这样的,海信收购了东芝影像,这个品牌海信要用40年,海信是收购了夏普的业务,这个品牌是用5年,这是完全不一样的。5年对一个企业来讲,尤其对一个规模稍大一点的企业来讲,5年是一晃的时间。

      海信收购夏普,实际是要告诉大家,海信做的产品一点不比他们差。夏普以前卖得不好,但是海信收购了夏普以后,在美国卖得非常好,那就说明海信做的夏普牌电视一点不比夏普做的夏普牌差。我们收购这个业务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世人,海信的产品是好的,海信的产品是有能力和日本的品牌比较的。这个目的我们已经达到了。这和收购东芝是不一样的,收购东芝是把这个公司收购过来了,这个品牌用40年,某种意义上讲,很长一段时间它和海信自己的品牌一样了。

      “中国制造有大的提升空间”

      记者: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去海外并购外国的家电企业,外国家电业也出现了一股大撤退的潮流。您怎么看待这种国际间的产业大交替?

      周厚健:我认为,看中国的制造业绝对不能光看家电是怎么替代国外企业的,中国的制造业和日本、德国还是有很大距离的,这一点我们还是需要承认。比如说一些很重要的材料,一些很重要的器件,人家做得还是比我们好。

      实际上中国的家电用的很多配件还是国外的。但是应该承认一点,中国的竞争能力、中国制造水平确确实实在提高,我说的竞争能力指的是效率,确确实实在提高,确确实实有很多超过了这些国家。但是从整体制造水平来看,我们是有差距的,这一点必须承认。正因为有差距我们才讲一句话,中国的制造业只要往产业高端和高端产业走,中国的制造业会有很长时间的好光景。

      很多人在唱衰国外的家电,家电是一个领域,但很多人还唱衰中国的制造业,唱衰制造业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力价格在往上涨,中国的劳动力价格要比很多国家高。但是应该看到,像中国的劳动力水平相对价格这么好的并不多,中国开发能力的积累提高,中国制造技术的积累和提高,这些都是对制造业很好很重要的支撑。所以我讲,如果中国的企业还定位在低端产品的制造,一点儿希望也没有,因为在这些方面劳动力的价格水平根本没有竞争力。但是如果中国人好好利用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来能力的提高和积累,那么中国制造业会很有前景。

      实际上,海信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才把制造业看得这么重,而且它的提高空间是巨大的,不管从质量上的提高空间,还是效率上的提高空间,尤其是效率上的提高空间绝对不能简单地看劳动力价格,要看你制造商品的价值有多大,效率有多高。

      举个例子讲,2011年和2016年,海信电视的产量正好翻了一番,电视产品的制造难度也提高了很多,我把难度这个因素去掉,只讲量翻了一番,与此同时,海信的制造工人人数减了30%,这个效率提高有多大,从700多万的产量提高到1500万,人减了30%,这就是刚才我讲的在制造水平上的提升,并不是劳动力价格低就能获得的。所以我讲中国的制造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X
    X